【兰州家教】我没早恋过你信吗?


来源兰州家教吧 日期:2011年11月29日 点击:531次 分类家长课堂 上一篇【兰州家教】中学生情窦初... 下一篇【兰州家教】中学生的早恋...
我一直不敢承认我在上中学的时候恋爱过,更不敢说自己很疯狂,因为,大人们用斜视的目光告诉我,那是一件可耻的事情。
  早恋,是一件可耻的事情!可恋爱分早晚吗?
  所以恋爱根本就不可耻。
  然而,恋爱从来都是一件既幸福又危险的事情,如果你太小,你说不定驾驭不好两者之间的二元转化定律,把恋爱搞成上刀山下火海进油锅,这是长 者的忠告。这个忠告不无道理。我上高一的时候,一个叫小寒的女孩怀孕了,看宿舍的大妈,一脸正气地说,瞧她那个样子就不正经,打扮得和狐狸精一样,放假也 不回家,在宿舍和男生鬼混。
  可怕,不,是恐怖。
  过了很久很久之后我才开窍,小寒是不是正经人和她怀孕并没有关系,也不能证明一切都是恋爱的错,关键是,关键是我不好意思说出来,她怎么不懂得保护自己呢?我比小寒聪明多了,我18岁以前的爱情就是疯狂的爱很快速的爱,当然,我也没有预料到我是如此的“水性杨花”。
  上高中时,第一次听说有人爱上我,是班上的一个男生转告的,他在人不注意的时候拍了一下我的肩膀,然后很江湖地摆了摆大拇指,告诉我某某人看上我了,他补充说,那个人是当地黑社会的老大。呦,还黑社会呢!充其量也就在是街头横着走的小混混。
  那个时候的小混混大概连染个头发都不懂,顶多留着一头披肩发什么的,或许戴着一枚黄澄澄恶俗的假戒指,外加敞胸露怀。好了,够了!再多想就可以省顿饭了,但当时,虽然我脸上的表情冰清玉洁,可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啊!
  我寄宿在学校,学习很差,是班上的后进生,我为了补习一道数学题,像狗一样跟在老师自行车的后面,老师都不看我一眼,从那时候起,我再怎么 努力,数学也考不及格了,有个电影讲一个高三考生一听到“派”就条件反射地呕吐,那简直就是我的翻版。我想,好在我长得还不算难看,如果我和这样的人好上 了,就会有人保护我,那有多高傲,我还会颠儿颠儿地追老师的自行车吗?不,不会!
  我好像要一辈子尽享荣华富贵了,这让我获得了巨大的动力,我一定要漂亮下去,迷死人。
  不过,在我还没有见过那个“老大”一面的时候,我和同班的数学课代表开始眉来眼去,他数学好得不得了,而且,尊敬师长,团结同学,思想进步,是班上老师培养的重点对象,清华的料子。
  他就爱给我补习数学,一道题讲三种解法也不烦,我也总是喜欢问他,他是我学数学的惟一兴趣所在。后来,他不光给我补数学,还开始偷偷给我买 零食,他会给我买整整一书包的零食,像把学校的杂货店都搬来了似的,也许是远水不解近渴吧,渐渐的,什么“黑社会老大”,早被我无情无Y义地忘在了脑后, 我看着那些零食,眼睛里面放射出灵光。
  我想,我真的恋爱了。那时,我有一件红色的毛衣,样式很特别,冬天很冷,但我故意穿着这件毛衣在他要经过的路上慢慢地走来走去。他果然迎面走来了,我很自然地赶上去,和他擦肩而过,那美妙的擦肩而过哟,像电影中演的一样,像琼瑶的小说中写的一样,我醉了。
  我醉倒在宿舍拉着帘子的小床上,梦里我看见自己穿着红毛衣迎着他走过的慢镜头,一次又一次。
  我们两个惟一一次亲密接触是到一家录像厅里看录像,这是学校明令禁止的,逮住就全完蛋了,我和他像两个小毛贼一样,坐在一间飘满劣质香烟味 儿空气污浊的小厅里。对此,我当时毫无知觉,只记得,那天晚上,他像个老男人那样一支接一支地吸烟,那天演的都是闹鬼的事,场面可怕刺激,我睁大了眼睛, 觉得又恐怖又好玩,特别害怕的时候就把头埋在他的肩头呆一秒。
  时隔不久,我们一起坐在铁道旁看夕阳,他对我说,那天你披着一件洁白美丽的披肩,高高在上,像个圣洁的女神。火车飞快地追着他的声音跑过去,云霞血色,他忽然转过头来问我,你以后会不会离开我,我真诚地望着他,不会,永远不会,我发誓。
  我当时真的以为不会,我以为我明天就要嫁给他了,当我听他说他的母亲精神有问题的时候,我甚至作好了一辈子伺候他母亲的打算,我是那么的坚贞,我当时真的像个女神,想象把生活弄得激荡起来。然而,到后来,我们还是没有说出分手两个字就分手了。
  原因太复杂,他和人打架,被处分,也许是为我,也许不是为我,我差点参与到那场很恶劣的打架事件当中去,还有敲诈,有人因为这件事敲诈他的 钱,他也诈过别人的钱。接着,尽管我们的交往非常的有分寸和谨慎,但班上的同学眼神还是变得诡秘起来,他由较受女生欢迎的人变成了女生较讨厌的人,还有很 多恐怖的事情都一一降临,我开始孤立,高二分班之后我们再没有正大光明的理由在一起,老师的眼睛刀一样锐利,后来,我们只好写信,信被劫持,有人拿着他的 信要挟他。
  我只记得,在风把教室的门轻轻吹开的时候,我无数次闭上眼睛,企盼那个推门进来的人就是他,我病了,病得很重,总是哭,眼睛里还长了一个东 西,爸爸带我去看医生。眼睛好了之后,我说,爸爸,我近视了。医生说,好像不近视。我说,不,我就是近视了,我要配一副眼镜放在身边,这样看黑板的时候感 觉安全些。
  有眼镜的时候,高三了,我们很久很久互不来往,我希望是这样,不然我会害怕。复习的日子里,一切都波澜不惊,日子在没完没了的诵读中度过。那一年,我像在庙里一样,幸亏遇到了几个很好的老师,他们改变了我的命运,我终于变得又乖又听话。据说,我进步了。
  那时,我依旧情绪紧张,眼泪就像上在弦上一样,一碰就掉下来,可我依旧臭美。一天,我穿了一件漂亮的小旗袍,老师上课提问,要我说出美国独 立战争的起止时间,我一时竟哑在了座位上,泪水打湿了使我大出风头的旗袍。当时,那个年轻的历史老师一怔,对我说,下课后,你来一趟办公室。
  在办公室里,只有我和他,他凝视着我,看了许久后说,多注意增加营养,别太紧张,你走吧。我如同小鸟一样飞出了办公室,后来,班上的一个同 学对我说,历史老师上课的时候只盯着你一个人讲!是吗?我大惊失色,假装慌乱。在高考前夕的一个晚上,他前脚给我们讲完课,后脚就阑尾炎发作住进了医院, 同学们都买了很多东西去看望他,我是较后去的几个人之一。
  当时的县城还没有卖花的店,我跑到了一家单位偷偷采了一些月季花,包了送给他。其实我以为那是玫瑰,他高兴地对我说,也只有你可以如此浪漫。
  高考到来的那几个月,我和一个别的班的男孩子相识了,那是一种富有挑逗性的接触,他在我路过的时候假装不小心把拖鞋抛过来,对面响起零落的 掌声和叫好声。快毕业了,我还怕什么?中午,他骑着漂亮的赛车带我去吃冰淇淋,那冰淇淋好吃得不得了,回学校的时候,我们很准时,校长在门口看见了我们, 但他只是笑笑,什么都没有说。
  这相识发生在美妙的18岁,夏天,风清云淡。
  18岁之后,我开始了大学生活,18岁以前的事情都像隔了夜的海潮无可奈何地退了下去,从那时起,我就把高中阶段的所有故事压在了心底。在新的恋爱到来之前,我说,我以前没有早恋过,所以我如此纯洁,说这些话的时候,对面赞赏的目光令我如此虚伪,又如此聪明。